哈巴雪山梦幻之旅 第二日谈

更新:2014-7-2, 浏览:

哈巴雪山梦幻之旅 第二日谈  作者:奇迹

去年、前年,俺是每个长假都起得比鸡早,今年终于有所改变了。BUT,只是改了地点,把前两年的四川,改这次的云南了。俺,这个长假,依旧起的比鸡早。山疯领队在每一个晚上,都语重心长地警告大家,“以后,我们一天比一天要起得早了。”大伙儿,都哼哈着说,哦。意思是知道了。俺在心里冷笑。老话说,蔫萝卜辣心,老实人蒙人更可恶,山疯他咋不说早到几点呢?咋不说一天比一天早,这个早依次是凌晨六点、五点、四点呢?俺反正不揭露,俺打死都不说,俺这么早起床的罪都挨过几轮了,这回大伙缘分修得同上雪山,总得有难同当当不是?
所以,丽江的早起,也就不值得一提了。宾馆隔壁担担面馆早餐后,向哈巴村出发。其实,在早餐的时候,俺就发现两个能吃的主儿。没包子要面,吃了面要茶叶蛋,没茶叶蛋要煎蛋,而且是两个两个的点。有一个还和我抢原味抄手。两人体形个头都象,黑里透红,膀大腰圆,走路也都是左横右晃的。一打听,一个山东人,一个东北人。山东人,名字叫风清扬,俺不是没看过金庸的小说,书中风清扬乃一剑侠,似乎应该是长身玉立之人,可是此风清扬,怎么看怎么觉得错位呀。另一东北人,绰号大块头,嗯,从名字看倒是一老实人,挺实事求是的。后来的几天,也确实证明了他是个老实人,俺每次想开口骂他之时,他总是很实事求是地抢先承认,“我长得丑呗!”俺就心软了,长得丑,是爹妈给的,是不?没得选,是不?俺就把俺的尖牙利齿收回去了。但最后两天,俺失误了,俺对他放松了警惕,解除了戒备,大块头这个老实人,在打牌时,抓住俺的话头狠狠地反击报复俺。俺当时被噎得,那叫一个难受。所以,一回来,俺在俺的秘密总结小本子上认真地记下了奇迹语录:实践证明,块头大的人中,心眼跟个头成反比的人居多,要警惕。

丽江到哈巴雪山经过虎跳峡。大伙一路欢笑。欢笑的主题之一就是上述风清扬和大块头的掐架。两个人从从蒋介石掐到毛泽东、从唐宋掐到明清、从三国人物掐到金庸人物,嘴斗得不亦乐乎,旁边还有添油加醋的,煽风点火的,闹死了。当风清扬详细地讲解三国电脑游戏时,俺忍不住和老孔说,他太有才了,俺真长知识啊,小时候看了几年的书,一把都补回来了。老孔回我,他啊,你不知道,三国看了十遍以上呢。俺瞬时视他为偶像!真偶像,不是呕成个大象的呕吐对象。可是俺偶像一提三国,好像有点刹不住闸,车轱辘话地三国,听烦了,俺想再恶补点其他学问,得想办法给他换个频道。于是俺故意和老孔讨论《盗墓笔记》,嘿,成功了。俺们说得他不懂诶,徐三国(这是俺给他起的新名字)马上表态要回去读读俺们讨论的玄幻鬼怪小说。他,也就是俺昨天说过的,自打高反过后开始说话三段论的哪位人物。

午饭在虎跳峡下桥头的菊华饭店。依旧是去年两位领队曾经到过的地方。东西新鲜,味道没什么特别。两位领队都是喜爱念旧之人,非要走旧路到旧地,吃旧菜忆旧时念旧事。俺也是念旧之人,所以,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随后路上看虎跳石,拍神川大桥。大伙都挺休闲的。没有人知道,24小时之后,就是恶梦的开始。
在交了“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虎跳峡游览门票后,俺们在下午三点抵达哈巴村的高山向导罗世成家。
坐在房檐下的小条凳上,阳光暖暖的,哈巴峰顶清晰可见。大妈送了热茶上来,很舒服。
似乎没有人在2600米的哈巴村有高原反应。老孔很牛,跺着步斜睨着雪山,开玩笑说好像半个小时就能上去嘛。可怜的人,当第二天在大本营的夜里,他头疼欲裂冲出帐篷喷射状呕吐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那么一丝感觉意识到,也许就是他的一句话,得罪了雪山之神。
山疯给大家讲解装备使用的时候,我在院子里乱窜。一大群毛茸茸的小鸡,步子还跑不稳呢,在我的脚边晃着。门口树下一堆木头,坐在上面,摆个姿势,臭美着,拍照。
晚饭设在罗世成新建成的位于村口的木头酒吧里。有雨了,还有响雷,我们开着窗子,听着雨声,吃饭,打牌。
高山向导罗世成端着饭碗过来和我们聊天。俺仔细研究了他的一大碗饭,大伙都觉得,似乎比我们的香。不只老婆,饭原来也是别人的好啊。

雨停了,走出酒吧溜达。满天的星星。我惊呆了。后来,在大本营,在C1,我不停地被震撼着。关于星星,哈巴的星星,现在,我不舍的说。之后的某一篇里,题目我已经想好了,就是:“哈巴之星”。

注:第二日谈推介人物:山疯、风清扬(徐三国)、大块头、老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