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雪山梦幻之旅 第六日谈

更新:2014-7-2, 浏览:

哈巴雪山梦幻之旅 第六日谈  作者:奇迹

今天早上没有闹钟呱呱叫了。终于有个自然醒。准确说是自然地被吵醒了――自然地被风清扬的呱呱叫吵醒了。再一次地装大包,再一次地拆帐篷。俺看着阿米和山疯领队再一次地和帐篷战斗的时候想了一下,要是有那种象折叠伞一样的帐篷该多好啊,一打开,嘭地一声,成了,可以进去躺会儿了。省得现在这么折腾。

大伙儿早餐,闲晃,等马上来。好几个家伙都卯着劲儿地拍哈巴顶峰,应了那首歌,“让我,再看你一眼”。依依不舍呢,不是昨天连滚带爬死活要从人家怀里下来的样子了。
11点,开拔。下山路线有变,不走上来的路了,高山向导罗世勇要带俺们穿越原始森林,体会另一番风光。俺哼着小曲儿,身边是和俺一样心情轻松的同伴,一起眉飞色舞地下山去喽。路上走着走着,大家开始操心一个事情,啥事情呢,就是那个鸡的问题,提前下山的那四个家伙是不是把鸡都给吃了?一忧虑这个问题,好像下山跨得步子都大了一点诶。
在原始森林里穿行,阳光投下斑驳的影子,整个林子完全就是个大氧吧,甚至好像嗅到空气的清香。俺和大树合影,不,树太大太高了,准确说是和一段树干合影;俺和小树合影,准确说是不知名的灌木类合影;俺和树墩合影,还是准确说是坐在树墩上和它合影;俺,还和人合影,俺摆着各种姿势,臭美。
可以上马了,原来要的那匹马怎么坐怎么不合适,换了罗世勇家的速度马,感觉好极了。而且在罗世勇的鼓励下,俺敢自己抓着缰绳前进了。这就是缘分啊,人和马之间都讲缘分,人和人之间更要讲缘分了。所以,俺们这一队人,怎能不说一个缘字了得。休息的时候,好几个家伙都说俺的马是一匹好马啊,那当然,据说当年,500匹马里跑第一呢。马牛人都跟着牛了,再上马,动作都帅了些,赢得罗世勇的表扬。路上罗世勇给俺采了山油菜,尝尝,微微有些苦涩,但没有掩盖住它另有的一股清香。
中间有两处休息,一个是尖山草甸子,一个是蛙海。尖山草甸子很漂亮,蓝天雪山森林草地,典型的四层构图。尖山的瀑布很小水,看不到什么,不觉得有什么秀丽。下次冬天来攀冰倒是可以考虑。蛙海没见蛙,回去才知道胖胖倪他们看到活的,据说高海拔的蛙都与众不同呢。
快进村子,罗世勇还给俺采了种野果子吃了,可是俺没记住名字。这个善良淳朴的汉子,说起他四个月的女儿,脸笑得都成朵黑花了,说老实话,他晒得可真黑啊,嘴也爆皮了。俺们队伍里也只有桑科和风清扬和他有的一拼。徐三国(风清扬)同学下山的时候,俺们大伙都看见了,头皮都是黑的。
男人们还是很奇怪,脏成那样儿了,回来都不见人影了,俺和紫梦在幸福地洗了一个小热水澡后,打听了一下,原来还是都在村口酒吧吹牛呢。吹牛登顶比洗澡紧要多了,瞧瞧男人的虚荣心。
他们吹他们的,俺们舒服俺们的。坐在房檐下的沙发上,梳俺曾经五天没洗的打了卷拧在一起的、现在已经顺溜的头发,俺觉得是顶级享受。天气真好,心情好过天气。俺心里的蓝天比哈巴雪峰上的天还蓝。和大妈大伯家长里短一会,泡杯茶,逗逗罗世勇的小女儿,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磕会瓜子,快乐在哪里?快乐就在这里。

夜里的好戏即将开场。主角人物芙蓉王小鱼。
这天夜里,是狂欢之夜。两位领队咬着牙忍着心疼,给大伙整了只羊,两只鸡。羊排烤,剩下清炖。让罗世成把他们家自己酿的白酒端上来了。这顿吃,惊天地,气鬼神。边吃边总结发言,这俩领队,我党的优良传统发扬得挺好。大罐的酒上来,罗世成拽啊,酒用盛凉白开的罐子装,一罐至少3斤。大伙儿喝得那叫痛快!俺发现大块头喝酒爽快,一喝就仰脖,咕咚,干掉!还有瘦瘦晟,高反吐的多,现在喝得也不少啊!俺刚发现台湾同胞开始话多了,正偷笑,肩上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桑科,明白啦,这就是心有灵犀。两个人左一个右一个,就上了,当然,是左一杯右一杯。嘻嘻,等桑科陪俺和野猫碰杯的时候,敬耐地台湾同胞,平放平放地。
晚会高潮已经来临,来了好多乡亲,邀请俺们的人围成一圈,一起跳舞。这时,芙蓉王小鱼初露睨端,左顾右盼,很风情的说。俺和来看俺的小马夫王松一起加入,可是俺学了半天怎么发现领舞的乡亲咋每次变换的步数不一样呢,本来俺喝了酒,还整着高难度的,就退下来了。这时,大块头冒出头来,俺和穿着拖鞋的大块头在村口的大马路上,在民族舞蹈的嘿呦声中,跳起了交谊舞。还转圈呢,俺当时担心大块头的拖鞋不会飞出去吧,甭砸个乡亲。谁知人家不但舞步走得有模有样,烂拖鞋跟长在脚上似的,这下刮目相看了。
想和桑科捣乱乡亲们来的,一听曲子是两步,说咱冲进圈子跳迪斯科?桑科特够哥们,说咱给他们下腰?俺立马萎靡了,俺迪斯科还没这功力,腰硬,下不去啊。只要作罢。
小鱼,舞王神威开始彻现。先和一个村里的姑娘单挑,跳得豪放啊,舞姿如芙蓉般妖娆。等俺进屋转了一圈回来,发现马路上(注:酒吧门口就是村口马路,所以,俺们的主舞场就在大马路上),只有小鱼和两个姑娘正在翩翩起舞,哇,风姿万千无比,在场众男士无人敢上前挑战,甘败下风。芙蓉王之称从此响彻在俺们队伍的上空。
今晚俺还有个目标,是罗世成。他老和俺开玩笑,俺想报复他,武器是用他们家的酒。俺闹着要和他斗酒,可是很明显,俺一个人这点小酒量,也就是九牛一毛。俺背后不是还有同伴呢吗?俺请求援助,山疯、小亓、桑科、野猫都上了,俺的腰板马上就挺起来了,谁知,罗世成来酒不拒,比喝白开水还痛快!俺一向是识时务之人,马上明白,俺此次酒战,已败。原因就是武器是他们家的酒。俺记下这笔,下回再来,俺整瓶洋酒,俺就不信俺们家的酒,放不平罗世成。
俺这个识时务的人,很郁闷地撤了,看哈巴星星去了,有人陪俺看星星,俺很快把败仗也给忘了。
关于回来的那场打牌的纠纷。俺装着忘记了,挨骂的和挨踢的,都要装着忘记了啊。臭小鱼你不许再回笼说,否则,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