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对我说,山永远都在那里——2009年五一骆驼峰随记

更新:2014-7-3, 浏览:

作者:山疯

骆驼峰回来总觉得要写点什么,可坐下来却不知道写些什么。短短的几天,好像经历了太多,很多情景都还历历在目,仿佛自己还没有走出长坪沟,还徒步在那美丽的冰天雪地里。

四月二十五日——凝聚。

这次攀登骆驼峰,我们的这支队伍不能说是一支专业的登山队,队员的水平和登山的需求也各不相同。但当我们在成都集合的那天开始,虽然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面,我认为是因为缘分吧,这支队伍的每个人就很快牢牢的凝聚在了一起。

四月二十六日——颠簸。

川藏线上原本五六小时的车程,因为去年的地震却让大家经受了二十个小时的长途颠簸,没有抱怨,相反大家的友情却在这样的颠簸里一点点加深了。

四月二十七日——跋涉。

二三个小时的睡眠后,骆驼峰的行程就正式展开了。在到达木骡子前的徒步是愉快的,蓝天、白云、雪山、草甸,甚至在到木骡子后大家还小小地感慨了一把,天是如此的幽蓝,雪山还如此的高远,沟里的景色竟如此秀美。随后,天开始变得昏暗,风中夹了雨,气温开始下降,高原反应也开始在队伍中出现,幸运的是我们终于在大雨到来之前建起了营地。炊烟升起,人也缓过来了,今天共徒步八个小时。

四月二十八日——攀登。

两个多小时的轻松徒步后,美丽的长坪沟走到了尽头。平缓的谷底没有了,接下来是陡峭的山路,海拔开始骤升,骆驼峰的攀登到这里应该说才算真正开始。气喘、头痛、恶心、疲惫、嗜睡,一系列高原反应接踵而来,一天之内海拔连续上升近千米。又一次幸运的是,在冰雹、风雪开始肆虐的时候,我们又平安的钻进了帐篷。从海拔3600米的过渡营地到海拔4600米的大本营,一共攀登了7个小时。

四月二十九日——适应。

由于昨晚的大雪,我们原本上C1的计划调整了,全体队员在大本营适应一天,然后明天直接冲顶。这一天是进山以来唯一没有下雪的一天,天空湛蓝,长坪沟笼罩在茫茫的云海下面,洁白的四姑娘山幺妹峰显得格外壮美,骆驼峰的登顶线路清晰可见。利用这一天的适应时间,我们进行了向上行军和技术训练。

四月三十日——放弃。

凌晨两点,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每个人都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因为适应了一天的缘故,今天每个队员状态都出奇的好。没有豪言壮语,大家顶着星辰,迎着寒风互相鼓励着向上攀登,不停地向队友伸出有力的手。天亮了,我们来到冰川的下边,这里是海拔5150米,距离顶峰垂直距离334米。眼前雪坡上是触目的雪崩堆积物,冰面上还有大片雪层坍塌后的痕迹。怎么办?头脑中快速闪过无数个继续攀登的可能,但一一被否决掉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队员们已经在寒风中矗立了一个小时,其实正确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放弃。望着大家渴望的眼睛,我无法说出放弃的决定。我知道只要我此时坚持继续攀登,大家会义无反顾地向上攀登,这样的话也许大家都会达到期望的结果,但一旦雪崩,后果无法设想,我不能允许有这样的可能,甚至1%的可能都不能发生。
我已经不记得我当时是如何向大家宣布了放弃的决定,我只是站在那里,望着大家一一离去的背影,下撤的途中我没有说话,泪水几次充满了我的眼睛。我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我这么在乎结果,其实我也同样在乎攀登的过程。我热爱这支队伍中的每一个队员,我渴望和你们一起矗立在巅峰。请不要对我说,山永远都在那里,人的生命最宝贵,机会还会再有,这些我都明白,我的头脑没有因为空气稀薄而变得浑浊,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可是,我只在乎这一次的结果。我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但站在这里,我选择了放弃。正如谷歌所说,面对狰狞的山峰,我选择停止脚步,让生命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