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骆驼峰之行纪实片片

更新:2014-7-4, 浏览:

吃住在成都

成都的汉庭酒店

锦江之星楼下的庄子饭庄


成都夜市的老妈蹄花儿

玉林路的串串香



成都的特色小吃渣渣面




成都到日隆

塞车

塞车也快乐

塌方

二郎山隧道口

二郎山的土特产

连吃带拿

修车

香车美女

坏笑

在四川哪里都能找到吃的


浮尘面对滚滚的大渡河水,思绪万千,遥想红军当年泸定桥飞渡,不禁尿洒桥头

正在建设中的水利大坝

骆驼峰从喇嘛庙开始

栈道

木桥

山里的自来水装置

枯树滩

途中休息

咱们去年半脊峰的来一张

古老的沙棘树

在沙棘林中穿行

林深处

上干海子打盹

上干海子的牛棚子

木围栏

一个巴掌拍不响

写生,皮带的第一次

来时的路

林间

木屋

随处的风景

路标

溪水远山

林间溪水

走过的路

山水之间

林间小憩

著名的呆胞大佬

很酷

更酷

四姑娘山著名的红石阵



木栅栏

远山

途中最后一道木栅栏

牛棚子背后的四姑娘幺妹峰

512地震引发了雪崩,雪崩的气浪将正面山坡的树全部摧毁

从木骡子再往前走,骆驼峰已经清晰可见

天堂一般的木骡子

默默前行

天堂里行走

一路上都有溪水相伴

下午的天气有些变了,大家也开始感觉有点累了

如诗的画面

稍适休息后,大家又继续前行

一天都仿佛走在画里

美丽的风景让人们忘却了疲劳

长坪沟里经常可以看到放养的牦牛

前进

营地边上的小河

营地里的小狗,一路跟我们上到海拔4600米的营地

我们第一天的过渡营地

全家福

幽默诙谐的昆山老虎

沉着坚强的谷歌

看上去有点忧郁的浮尘

开朗乐观热爱生活的苯牛

骆驼峰我们来啦

神秘的骆驼峰

大嗓门的麦兜

如此过桥

一个人走过

情不自禁

喜欢像领导一样叉腰的奇迹

乌龟石

李宗利、玛吉阿米和苯牛

相敬如宾

喜悦与哀愁

今天你QIQI了吗

途中过了无数的桥

又过一个桥

鸡冠石,标志着长坪沟走到头了

真正的登山才刚刚开始

路开始越来越陡

大家的呼吸也开始越来越急促

北京来的两个哥们儿

途中休息

途中发现的岩羊的头

我们的物资

上升途中

路边的野花

悬崖

路在何方

一路上为大家带来无数欢笑的伊笑,正在做指点江山状

攀登

回望长坪沟

大本营终于到了

一夜大雪之后

雪后的骆驼峰

海拔4600米的炊事帐

仙境中的BC营地

温暖的帐篷——帅哥韩杰和酷哥苯牛

风雪中的马儿

三朵金花

望着茫茫云海,呆胞同学愁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云开雾散

适应性训练

行军途中

天路

男人有时会顶天立地

攀登途中

攀登途中

拉练行军的终点

秀一下旗子

大家一起秀

练习一下登顶照

李宗利教练在为大家讲解技术要领

韩杰在进行技术操作练习

皮带在进行技术操作练习

谷歌在进行技术操作练习

浮尘在做下降练习

最爱骚包的皮带

苯牛在做下降练习

伊笑在做下降练习

麦兜在做下降练习

皮带在做下降练习

奇迹在做下降练习

韩杰在做下降练习

昆山老虎在做下降练习

北京哥们在做下降练习

都下降了,俺只好拍张风景

回到营地,我们的协助兼厨师正在为大家准备晚餐,凌晨要去冲顶,这顿饭一定要吃好

黄昏时候的营地已经静悄悄的,大家为了养精蓄锐早早就躲进帐篷了

凌晨两点大家就起来了,3点40从营地出发,走到雪线位置天已经亮了

雪越来越深,大家开始换冰爪

雪山上换冰爪可不像在平时,换起来要缓慢的多

难度越来越大

个别路段还是比较危险

状态很好的苯牛

今天浮尘的状态也非常好

还有状态更好的玛吉阿米

第一个小平台

大家在这里稍适休息

继续向上攀登

面对存在雪崩隐患的雪坡我们决定下撤

大家在海拔5150米处留影

皮带也将自己带来的旗子拿出来展示

谷歌在海拔5150米处

大家在默默的下撤

下撤途中路边的松果

奇迹、李宗利、麦兜在长坪沟谷底合影留念

一夜风雪过后我们的营地

营地边的小河

营地边的小河

还没有从高反中恢复过来的呆胞和浮尘

战争开始了

勇敢的战士

中弹了

弹花儿四溅

又中弹啦

终于被暴徒打翻在地

偶尔露峥嵘

帅哥与流氓

挑衅

反击

短兵相接

和平共处

偷袭

得逞

蹂躏

激起民愤

镇压

雪景

雪景

雪景

雪景

打了半天雪仗大家终于累了

开饭了

两个红人

欢笑

吃过饭大家又出发了,又是过不完的桥

继续徒步

归途

搀扶

来自宜宾的一支队伍,由于大雪也提前下撤了

皮带受了人家大雪天穿背心的刺激,于是脱性大发

已经是第二次脱了,感觉比上次瘦了一点

被两个人骚扰

被一群人骚扰

落荒而逃

骚扰过后继续上路

人和风景

人在风景里

走入风景

水边的风景

风景

风景

风景里的人

风景

风景

风景

一个赛一个黑

回到木骡子

托运行李的马匹在到木骡子的时候惊了,跑过了河,大家在观望

排排坐

越坐越多,木头快挤不下了

看上去很man

深翠

林深

马匹和行李都追回来了,很快超过了我们

苍劲

又回到枯树滩

走过许多弯路,双脚沾满泥土

又看到了熟悉的栈道

还有熟悉的喇嘛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