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妈话说祁连山

更新:2014-7-4, 浏览:

作者:王雁东

俺这可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事迹,也没有什么震撼人心的图片,有的都是鸡毛蒜皮、婆婆妈妈的琐事。大妈我平生爱唠叨,就把咱们这次祁连山之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里里外外都跟大家抖露抖露。

一、话说出发前好几天哪咱就忙活开啦,又是山上的路餐、又是营地餐、公共装备、个人装备、公共药品、吃完饭的餐巾纸、上厕所的卫生纸,能准备的咱都准备上了,每天忙到半夜,一遍一遍不知数了多少遍,就怕出发的时候落下一样东西,这个闹心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祁连山之行的第一站:西安,9月25日,兔子/阿猫/香域/天际飞舞我们一行八人从机场到入住和大雁塔一墙之隔的博相府已经是晚上9点了.那伊笑/麦兜/十二等先期到达的一众腐败分子早就不顾兄弟情义,重色轻友,在西安摔锅的引诱下去了一个啥啥曲江的一个啥啥湖上的一个声色场所花天酒地去了.众人放下行李二话不说直奔城墙内鼓楼下的回民小吃街,人家对不起咱,咱不能对不起肚子.不用动员,到了西北个个都是狼,一顿风卷残云,不管镜糕还是汤包,也不管烤牛肉还是烤羊肉,反正只记得能吃的咱全都吃了,临上的士前咱还又喝了一碗醪糟八宝粥外加一瓶冰峰汽水.

回到博相府竟也能安然和那一干在曲江池上喝的面红耳赤之徒,坐在青砖绿瓦/小桥流水的院井内花前月下悠悠然闲聊到午夜十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第二天我们是早上十点去敦煌的火车,于是清晨六点便被风清扬和兔子唤起,绕那著名的大雁塔来了个晨跑,回到酒店正赶上吃早饭/合影留念/集合出发.深度体验俱乐部著名男模大块头在大雁塔博相府门前立此存照.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坐火车去旅行,在我认为永远都是最惬意的事情,何况又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西安到敦煌22个小时,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多好的安排。18个人,无数的驼包、背囊、手提包、拉杆箱、塑料袋,每人最少45件,看着你就头皮发麻。为了能将这堆积如山的行李弄进站,再弄上车,我们一路上不停的喊叫、不停的吵架、不停的讨价还价、不停的来回捣腾,终于在火车启动前消停下来,我们的行李不光塞满了我们自己的行李架和卧铺下边,大半节车厢的卧铺下边也都塞满了我们的行李,在此我代表深度体验祁连山全体队员向列车长、乘务员以及本次列车的所有乘客,对我们在本次旅途中所表现出来的大声喧哗、放声大笑、乱扔垃圾、乱打开水、霸占厕所、抢占行李架、熄灯后讲无聊笑话等种种不文明行为表示深深的歉意,因为我们真的不是经常坐火车呀,实在是太激动啦。

原本打算在火车上美美的睡个午觉,竟然被伊笑和麦兜闹腾的无法安睡,我和其他旅客一样对此表示愤怒和不满。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莫晓跑是在兰州上车和大部队会合的,之前打电话来说给大家带了兰州啥啥家的包子.于是乎大家便翘首以盼,那著名的包子狂风清扬更是早早地就站在兰州的站台上做望穿秋水状.守望无果,风清扬干脆直奔进站口,在大家几乎绝望的时候,只见人群中风清扬肩上已扛了大大的驮袋,口里衔着一枚肉香四溢的包子,手里还拎着数十枚热气腾腾的包子.于是大家便簇拥着包子上了车,后面的莫晓跑反倒落了个清静.

敦煌已不是记忆中来过的小镇,处处都彰显出现代与繁华,下火车的时候全体队员都自觉的穿上了宣传大运会的体恤衫,飞天猪小能早早地就在车站外欢迎大家,去年半脊峰后已经一年半没见了。

风清扬下车的时候显得神采奕奕,看到他的肚子让人不禁又想起了昨天的包子,一定没少吃。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兔子看上去就明显低调很多,也许是包子吃少了的缘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迎大运、献爱心,是我们作为深圳人在这次祁连山之行所能为我们的城市尽的一份义务。下了火车我们的第一站便是直奔距敦煌市10多公里的一所名为河州堡的乡村小学,学校有教师8人,学生80人,幼儿园和小学是一起的,这好像也是敦煌的特色。出发前我们就已为那里的孩子们准备了篮球、足球、羽毛球、羊角球、图书等多种文具,希望能为那里的孩子增添一份快乐。当汽车开到学校门口,看到质朴天真的孩子们像欢迎国家元首一样排成整齐的两排,拍着稚嫩的小手,齐声喊着欢迎欢迎的时候,我们的许多队员还是忍不住掉下了激动的眼泪。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河州堡小学的杨校长非常热心,一直将队员全部送上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到了敦煌已是中午,大家赶着去莫高窟、鸣沙山和月牙泉游览,于是匆匆在街边吃了一碗兰州拉面。拉面简单而清爽,但特有的醇香让我回味至今,于是接下来在敦煌的日子我便每天都要来上一碗兰州拉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928我们乘车前往祁连山透明梦柯大本营,车开出敦煌不远,周围的景色就变得越来越荒凉起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兔子在抓紧一切时间进行创作。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车窗外偶然也能看到一些绿色。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车开了三个小时后便到了我们吃午饭的地方——石包城,石包城很小,从照片中可以看到,从路这头穿过这排胡杨就到了城的那头,走路也不会超过十分钟。离开石包城至大本营还有60公里,但沿途再无人烟。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们吃饭的这户人家后院有个土堆,据说是明代烽火台的遗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石包城的这顿饭吃得不错,尤其是那羊肉为大家津津乐道,出山经过这里的时候,大家又异口同声的点了羊肉。石包城的海拔2500米,两个小时后我们就会到达4100米的登山大本营,由于海拔上升太快,担心引起高反。因此提醒大家午饭尽量少吃一些,尤其是羊肉。十二同学的眼睛和筷子一直伸在羊肉锅里,听到这话,停在那里不知道是再吃上那么一小口呢还是就此打住,犹豫再三,在狠狠地看了我两眼后收回了筷子,看来这要求对于十二这样的美食分子来说实在是太过严厉。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可能午饭大家都有所控制,估计没吃饱,因此从屋里出来大家就将一位卖玉米的大妈团团围住。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吃过午饭,我们继续赶路,路边的植物越来越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快到大本营的时候我们的车被一条小河挡住,河边有一辆小车坏在那里。我们的车退回去找另一条路,大家下车继续向前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没走多远车就追上了我们,于是大家又上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们的大本营终于到了,停车的地方有一处曾经被人工平整出来的地方,于是我们在这里建大本营,此处海拔4100米。大本营向上几十米就是冰塔林,在这里看不到我们将要攀登的透明梦柯主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9月29日,到达大本营的第二天,大家在大本营附近的冰塔林进行冰雪坡行走、攀冰等技术训练。

大家在冰塔林下面更换技术装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伊笑在做攀冰练习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兔子在做攀冰练习,玛吉阿米在旁边为他做保护。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香域在做攀冰练习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浮尘在做攀冰练习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9月30日是从大本营出发上C1的日子,出发前大家将所有的旗子掏出来合影留念。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从大本营出发,首先要穿越冰塔林。我们是从冰塔林旁边的碎石坡切上冰塔林的。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大家在冰塔林下边穿戴技术装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古歌在穿冰爪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莫晓跑在穿冰爪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冰塔林穿越,大家都走得很快,想尽快走完这段漫长又费力的路线。我倒是认为这段路线很美,应该慢慢地走,慢慢地欣赏。想起那句话——人们总是在匆匆地赶路,却经常忽视了身边的风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走出冰塔林后算是真正上了冰川,路线变成无尽的雪坡。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冰川研究所在冰川上架设的监测设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随着海拔的升高,队员走起来也越来越感到吃力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看到前面队友写在路旁鼓励的话语,心里感觉暖暖的。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雪坡一个接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尽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通往C1的雪坡虽然漫长,但我们还是走完了,一共历时8个小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101凌晨4点,我们顶着满天的繁星起来烧水做早餐。早餐其实很简单,就是喝了一点葡萄糖水和一点速溶的燕麦粥,然后灌了水壶,有些队员甚至由于高反什么都没吃。6点多天还是漆黑一片,我们已经整装出发了。顶峰看上去好像离我们不远,在雪坡的尽头招呼着我们。但我们一直走到天光大亮才来到顶峰的脚下,放眼四周,山顶上已经披了金色。



月亮这个时候还高高地挂在淡淡的天上,璀璨的阳光已从山的背后弥漫过来。随着阳光一点点从山头漫下来,我们的海拔也一点点在升高。我记得当时我没有感到即将登顶的兴奋,心里非常平静,也可以说是安详。一边和身边的队友聊着,一边吸着冰冷的空气,一边贪婪的欣赏着身边的风景,由于光线从暗到明,山和雪的颜色也在变化着,我觉得周围的世界实在是美极了,就为这一份美丽我已不虚此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