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缺憾---我的奥太娜之行(完整篇)

更新:2014-7-4, 浏览:

作者:妙妙

从四川奥太娜回来10几天的,似乎于醉氧中,又像在失忆中。很多事情只有在整理照片看着录相一点点从脑海中复现。其实一周的时间远远不够,可以有着刻骨铭心的感受。但快乐就好,每一次的远行总是带给我无限的快乐,那种快乐有时无法具体描绘,只有透彻地感到快乐从头到脚滑过身体每一个神经。即便身体在遭受某种痛苦,痛并快乐着。

在我们大部分登顶的队友回到接待站表哥家中的那天,原来想在接待站迎接你们凯旋而归,也原本想给你们一个不管你们想不想要的热烈拥抱。也在此请队友们原谅,我们四个人却愉悦地在达古冰川风景区行走,导游用了三个字:缘、源、圆来概括了我们一日游。我也暂且用这几个字来描述此行未登顶而对于我来说又近似完美的行程。

·源·

万事皆有源,追朔我喜欢山的渊源,我暂且不能用“爱”这个字来形容我对山的喜爱程度,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位真正的登山爱好者,只能用“喜欢”两个字来表达对登山的喜欢。因为我也觉得爱与喜欢有着本质上的差别。我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上的登山,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雪山。也没想到自己还能涉及极限运动,当然涉及也是浅尝辄止。看近的原因是源于认识身边真正爱山的人的一些人。近赤者红,当然也对山有了一种渴望的感情。而追塑更远的原因,还是自己生于新疆,从小就喜欢雪,喜欢冰。而又长于江西一个崇山峻岭小镇,每天开门就见山的那种亲切,加上身上流着还没办法考证那一点少数民族的血脉,骨子还是喜欢大自然山的一切。所以不管什么时候能与熟悉的人一起体验雪山之行,我当然不能错过,即便自己不是一位真正的登山爱好者,也挡不住我对雪,对山的向往。

4月28日6点多,我们一行7人坐上开往成都的飞机,此行九名队员,一人从广州先行出发,另一人早上已飞往成都。我先不说我此行的队友,因为我在后面会一个个介绍的。飞机飞上天空,正好是夕阳西下时,霞光、蓝天、云海相互追逐,尤如一幅美图,偶尔一抹淡云轻描淡写在美图中构划一笔。是不是只有在越过日益污染的大气层才能看到这番美景,还是我很久没有出远门了,看着窗外思绪也飞往雪域高原。可是没过多久,飞机遇到强对流,飞机的颠簸使我放在前板的水两次颠洒,后排坐着两个小朋友不停地说着: 妈妈,飞机没油了,飞机要爆炸了,使我紧张导致了提前“高反”,晕机了,跑到洗手间想吐也没吐出来。飞机不时地颠簸,终于没有在后排小孩子的预言中爆炸,见谅我少见多怪,我也在飞机的降落中揪着的心才放下来,我不想我真正的第一次雪山之行就这样扼杀了。

成都,据有“蜀中苏杭”的美称。一直想来的地方。总听说它的繁华中更多的是一份悠闲,没有深圳的那种匆忙浮燥。当晚在唐司令的带领下我们吃了地道的串串烧。而那一晚是我吃得最多的一餐,越往后就没有这么好的胃口了。后来从奥太娜下来,我们一行5人在成都逗留了一晚,走进了成都一角宽窄巷,小尝了一下成都的悠闲和近距离接触了一下巴蜀文化,我们坐在成都印象中聊着此行奥太娜,看了川剧,看了变脸,听着京胡,感受成都这座城市的随意,轻松。说真的都有不想回深圳的想法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429早上接我们的车到酒店,我才知道我们要路过两年前那一次惊天动地的汶川大地震的受灾区。灾区重建,路在修,所有设施在重建,一路上还有当时地震滚下的碎石,断墙碎瓦,以前的国道早已不见踪影,远处的山已经变成了灰色,植被已被破坏。可以想像当时发生了怎样的地动山摇的天难。新建起来的房子与受破坏的房子鲜明对比,随处可见的各种标语及对援建的单位的感谢。路过汶川塞了近一个小时的车,我们路过的已是新汶川,在茂县吃得中餐,看得出许多人已经从那次地震中走出,因为生活还是要继续,灾难过后更珍惜现在,远处可以看到新县城生机盎然。为了赶时间,我们只能勿勿而过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映秀、汶川、茂县。随着快到阿坝洲黑水县,由于地震影不大,惭惭可以看到青山绿水了。这次的向导表哥在县城接上我们。向导为什么叫表哥,他的名字有如俄罗斯名字:叶格斯基,估计是不好记,他就让我们叫他表哥。表哥的印象也稍在后面一一介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从黑水县城又颠簸到接待站,接待站也是表哥家,隶属阿坝州黑水县芦花镇德石窝村。座落于山脚下一个幽静的小村,一座藏式建筑的二层楼,房子窗户涂有藏式特有的花式,屋顶挂着经幡,屋周围用石头垒了一圈。前面就是一条流淌的小溪,远处可以看到雪山一角。我们就在二楼。两间房十几张床,条件不错,有洗手间有热水。也不得不提下屋边那间几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茅厕。

原以为自己有过一次5000米初体验经历,对于接待站2500米肯定没问题。可是晚上刚到接待站高反就已提前到来。头有点痛了,有点胸闷,不想吃饭。由于第一天是没适应还是怕感冒的紧张心理,大家都全副武装,把厚衣服全穿上了,连睡觉都带着帽子。看着我的装束,整像一个做月子的月婆。最后走得那天和第一天的装束完全不一样,个个都热血沸腾地脱了一件是一件,完全忘记自己是在高海拔上。看来心理状态影响一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430为了适应,表哥决定带我们上观景台3200进行适应性拉练。我们有幸目睹了德石窝村高原上的宁静小村的全貌。一路上时而偶遇一群牛,时而抬头就可见远处半山腰几处房子,时而一股小溪流过,时而一小堆的玛尼堆前加一块心愿石,时而与村民们的对歌,还有枯树上摘下的灵芝,路边随处可见的小花,顽强地绽放着,大自然中无不透着那一切生命中的轮回,唯有天还是那天,山还是那山。几做休息,我们到达观景台,表哥带领大家转玛尼堆一边煨桑一边诵听不懂的祈祷词,玛尼堆周围一条条经幡随风飘荡,表哥和我们随和的不成调的唱诵远去,心愿随风而去,祈求留在心里,愿一切安康。这一刻看着远处的雪山让人有着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们就在观景台做上升下降绳索练习。高原上的天气如孩子的脸,就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不一会一阵风吹过,几片乌云飘过下起了雨,气温也下降了,雨没下多久,天又放晴了。我的高反也似乎和这天气一样,时好好坏,我竟然坐着小睡了一会,隐约中还有梦过。睡过后我却异常地清醒,下降的练习熟练地完成。好景不长在回去的路上觉得脚步越来越沉重,身上的每一件东西都觉得是负担,相机、登山杖、小包一一卸下都没觉得轻松,就连身上穿着的衣服也觉得沉重,回去的路怎么这么漫长。这样我还是很顾及我的面子问题,脑袋上的头巾却始终严实包裹头。第一天的拉练让我感觉有点累,这一晚还是看着饭桌上鲜味的野菜丝毫没有一点胃口,早早地上床睡觉却还是无法入眠。躺在床上心里后悔着,明天不去大本营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51,我还是走在了去大本营的路上了。表哥早说了大本营住木屋,不用带帐逢,不用带睡垫,不用带吃饭的碗筷。表哥的描绘让我想起了童话中的木屋生活,可是越到后面这种童话离我越远。我背着水壶和相机是算是轻装上路了。看着背着大包的队友和协作真感觉惭愧,这样我还是像个蹒跚的老人家。慢慢地走在队伍最后来。往大本营的路不是难走,基本上穿梭于一片原始森林中,还有一段木头搭建的栈道,要不就是随着听得到的溪流逆水而上的山路,路边的树上挂满的寄生腾条,有点像《阿凡达》电影里的神灵树。只可惜没有树精灵。雪山的身影也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走在路上,天气突然变化,尽然下起了雪籽好让我一阵狂喜,偶尔一小堆快化的雪堆也跳上去留几个脚印。原来我爱雪胜过爱山啊,一想到雪山上可以看雪,还是一路坚持上了大本营。路过一大片白石滩隐隐不远处几缕炊烟升起,小木屋,大本营,8个多小时的路途我终于见到了童话般的小木屋,在高原山脚下,暮夜渐渐垂下,月亮也慢慢探出少女般的羞容。

我又活过来了,欢呼着走进大本营的小木屋。木板铺的两张大通铺,中间的铁炉火热地烧着,水扑哧地冒着热气。温暖、惬意。我们的到来打破了宁静空旷的大本营。开餐了,有戴着头灯,有戴着墨镜,还有抹着防晒霜吃晚餐的。高原的天气就是这样,太阳就像躲迷藏。搞得我们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我这时感觉饿了,迫不及待地盛了一碗饭张口就吃,可是没想到刚拔了两口,又不对劲了。高反又光顾了,饭也没吃完。此后就萎靡不振像个病号缩在了大通铺上。好在大本营的高原演唱会给了我一丝的兴奋。也让我在那个宁静的夜晚听到了表哥一行人动听的原生态的演唱,至今还久久回荡在我脑海。昏暗下的灯光映照着每位队友的脸都洋溢着孩子般的童真笑脸。能唱的歌全部翻唱出来,有讲笑话的,载歌载舞的。我也不管高反不高反,高歌了一曲青藏高原。那欢乐趁着歌声的翅膀飞过木屋,飞过山岗,飞到明天就要踏上的奥太娜雪山。可是雪山是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一夜的头痛,不舒服还是没有离我远去,翻来覆去在铺上翻着烙饼似的一夜没有熟睡过。心里打人退堂鼓越来越响,第二天524点我磨磨叽叽还是坚持起来,喝了几口水吐了。难受没有力气,不去了,我此刻的意志全无,看雪的心思早已抛在脑后。我坚定了不登顶,和留下来陪我的两位队员在黎明中一丝晨光中目送其他队员坚定的脚步慢慢远去,心里默默祝福一切顺利,平安归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08年的玉珠峰我是抱着不登山的状态去的,只是站在5000的大本营勿勿留影而去。09年的透明梦柯祈连山机票都买好了,结果工作上走不开。而这次对于这样的高度和技术上不太难的雪山,我做好了登顶的准备。而又是在遗憾中离开大本营,返回接待站。引用一段话结束这段“源”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既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所以对于我的选择我没有后悔



佛又说:万发缘生,皆系缘分!有时候觉得缘份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芸芸众生中,为什么能和你相识。为什么能和你一起走在旅途中。前面只字未提我的队友。只想在此想用更多的篇幅来一一描述你们。因生而结缘的你们:山疯、风清扬、一町、笑容、独行、香域、老汪、FOSTER,还有表哥一家及富有传奇色彩的彩朗措(译音)。走在去奥太娜的路上。谢谢你们一路上的关照和帮助,书到用时方恨少,对于大家的描述也有可能由于语言匮乏表达不当,但还是想说出我对你们的感受。即使有些不妥的言语,也见谅那也是善意的。

山疯,关键词:“王大妈”

单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位真正爱山的人了。能遇山就疯的人不多,但疯得有理智的更不多。只知道他是深圳最早登山的一批中的一员,有着丰富的高海拔登山经历。“王大妈”这一词当然是褒意。做为领队是队里的核心,少不了他的冷静,沉稳、及体贴,更少不了对全队队员吃喝拉撒的一点一滴的安排及照顾。而在路上总是在后面,到了目的地总是冲在前的领队。永远抱着一个都不能少的原则,在安全保证情况下把你带入高海拔。而又能让你在痛苦的高反面前还义无反顾地爱上山。

这次我听到最多的一句“不准多吃,不准睡觉,不准洗澡”突然觉得平时温柔体贴的“王大妈”突然变了这么不尽人情。不准多吃,看着诱人的美味野菜,眼饿胃不饿,高反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不准睡觉,躺着也睡不着,坐着更不想睡,但总是在迷迷糊糊中。不准洗澡,没听领导的话,偷偷地冲了五分钟的澡还被风清扬威胁着要告密。总是关键的时候给你一句鼓励话:你没事,你可以的。总让你觉得没登顶对不起他似的。这次难得一见在大本营的高原演唱会上,山疯把通铺当舞台,又唱又跳地为大家演绎了一段,在看片会上被古哥解说成烙饼的舞蹈《北京的金山上》。在我们三人下撤到接待站的路上,被彩朗措一直念叨着那个跳舞的小伙子。看来到了高原我们的邻队山疯才是真正的活力四射啊!

53在回成都的路上,汶川交通管制,当我们咪着朦胧的双眼连夜赶到汶川时,已经4日零晨。车子已不能通过,也只见我们领队山疯跑下去给小协警讲了几句好话,磨了几分钟。没想到尽然放我们过了。连开车的师傅都佩服的连连感叹。关键的时候还是领队,这几句关键话让我们有时间在成都美美吃了一餐午餐,再送走先回深圳的队友。还能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和闲心走在成都的小巷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风清扬,关键词:幽默

我没完完整整看过《笑傲江湖》,但知道有一个叫风清扬的武林高手。风清扬人如其名,虽然没有小说里风清扬高超武艺,但我觉得他能把中国唐诗宋词文才舞得这般挥洒也是文中高人了。有风清扬的地方总是有欢笑。他总会用他那男人身上特有的智慧,不经意的一句话让你捧腹大笑,于是有了此行黄土地,白毛巾的典故。在大本营中高亢的歌喉与表哥一行协作的兄弟姐妹们的相处。让大本营的不眠之夜充满了欢歌笑语。更喜欢风清扬喝完酒后那种酣畅淋漓的表现。不知道独行这时候会不会想起那晚自己登顶下来脚不痛,腿不酸,单单PP有点痛。很多时候不经意给你一丝让人舒心的帮助,去大本营的路上帮我背包,能让我轻装坚持上了大本营。

我还发现风清扬身上还有一种坚韧的意志力。一直知道他的膝盖有损伤,不适合登山。但每次的登山也总能看他坚定地走在队伍中。第一天拉练消耗了体力,第二天上大本营路也走了8个多小时,看上去有点疲惫。可是第三天还是能毅然在走在队伍中并且顺利登顶。相比之下我的意志力就无法比了。我很奇怪彩朗措为什么一直没记住风清扬的名字,直叫他:五星红旗。太欣赏彩朗措的想像力了。却给了我一点启发,风清扬,清风徐来心飞扬,希望你的文采再飞扬。也很期待你的自嘲为“歪诗”而又充满画意的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町,关键词:我陪你

08年的玉珠峰,我就认识了一町。我们同住一房,一路上对我的关照不至。秀丽的外表,乐观的性格。天生也是与山有缘的,她负重走过太白,走过四姑娘山。这次来奥太娜也是因为我的原因。陪我,于是我们坐在一个车位上,我们同睡上下铺,我们同在表哥家、大本营那与大自然混为一体的茅厕,还有4800的雪地里,斗地主我输了你喝酒,娇小的身影背着一个大包,放着我俩的东西,做人的差距就在我俩身上体现了。

有我的地方就有你,谢谢你当了一回我的“影子”。一路上默默走在我身后,“不要紧,慢慢走,我陪你”。这句话一直温暖地跟着我走到观景台走到大本营,又走回接待站。第一天拉练,第二天去大本营,一直“严防死守”她的脸。被我们笑作剪了一片床单,或是一块抹布蒙脸。以至于在整理照片中总看到一位蒙面女侠。一直都很佩服她适应高原的能力。到了高原我还在反着胃,她却叫着饿了,以一町的能力完全可以登顶,在登顶的那天早晨我毅然决定放弃,她还是一句话;我陪你!有时候在想,一町你要是位GG多好啊,那一句我陪你,也能让我感动地陪他一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笑容,关键词;笑容、六条裤子、高原红

到了笑容这,关键词多了很多。笑容名为笑容女王,我们省事就叫笑容。去年红牛动力深圳第二名,也有着超强的体能。名如其人,笑容的脸上一直笑容可掬。走到哪笑到哪。一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面孔啊。第一次上雪山那种兴奋劲,走到哪拍到哪,似乎把这美景都收入镜头中。笑容也是没什么高反,能笑能吃能睡能蹦能跳,直让我看得羡慕。她果然笑到了最后,第一次的雪山就成功登顶。为了这次登山她尽然带了六条裤子,我们都笑她是有钱人,估计是穿一条丢一条。原来她是怕冷,有一天竟然穿了四条裤子,还能走得动。我都不明白她是怎么一溜烟跑到前面去了,全然不顾领队高原上慢行慢坐的叮嘱。年轻真好!还佩服笑容的是,在高原上从来不忘记化妆,化妆品出门拉练也带,去大本营的路上也带。还涂着胭脂说这是高原红,据说登顶也不忘记带胭脂。这就是笑容,一位可爱的尤如邻家可亲小女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独行,关键词:好青年

独行,此行名字应该改了。至少你已经融入了我们这个大家庭。不是一个人独自行走在旅途。独行也是第一次登雪山,也有着笑容一样的兴奋。只是表达的方式不一样。看着他强健的身体就知道这次登顶没问题。果然此行下来,他就有了7000米的向往。都怪山疯啊,又把一位好青年拉下了水。独行,估计是职业养成的习惯,一切都按着自己的模式有条有理地完成第一天的拉练。在观景台试着拍摄着自己的讲究细节的照片。带着自己的DV用自己独有的方式,为大家留下了可以回忆的身影。走在路上不时地关心我一下,我的包我的相机背不动了就放到了独行身上。

在表哥家狂欢的那晚,不时亮出黄飞鸿式的架式唱到:我这样的好男人。独行,说到这里我坦白交待一下,你喝多了是我的主意,我是罪魁祸首,认识很久总没见过你喝酒。所以我起哄让你多喝了。但我想人生难得几回醉,醉过,笑过,痛过,哭过,爱过才是人生啊!也谢谢独行编辑的DV,配得音乐很喜欢。独行,也希望你在雪山面前再醉一次。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香域,关键词:浪漫

香域天生也是为山而生的。她几次都说她喜欢这种具有挑战性的运动。而且她具有登山的素质,09年也成功登顶祈连山。跟她一起登山,包里总有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总在需要的时候给你递上一块饼干,一小块切好的水果,一口温暖的参茶。在我走在去大本营的路上高反着,香域却可以把登山当成浪漫的事。想去夜登奥太娜看那高原上满天繁星,再看那雪山之颠的日出。真是一幅美景,听得让人神往。可惜我这有心无力,要不真有冲动就夜登一回。也谢谢香域的善解和大度,为了大家也没坚持夜登的想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李勇,关键词:双登

李勇网名叫FOSTER,叫英文麻烦,就一路上叫他真名。他是这次唯一和大家第一见面的队友,在广州的湖南人。去之前通过电话,感觉是一位直爽的人。喜欢户外运动的估计也是性格外向的人,见面就熟,到了成都见了面早已没有生疏的感觉。第一天拉练路上电话一直没断,我们笑着说李总业务繁忙。拉练完才知道他也是一位登山勇者,一直走在队伍前面。这次第一个登顶奥太娜。从大本营走回接待站,我们用了6个小时,他尽然在当天登顶后直接下撤到接待站,并且用了不到3小时。在我和一町、老汪坐在表哥家吃着晚餐时,李勇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都不相信。并且第二天又和我们上了达古冰川最高顶4800米,我们说只有李勇进行了双登。而他的第一次的雪山就有如此完美的结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老汪,关键词:矜持

找了几个关键词都不觉得合适。而矜持多于用女孩子身上。我这样形容不是否定老汪的阳刚。而却相反,老汪身上有着男人的沉稳。而这种沉稳不温不火恰到好处。所以我觉得用矜持比较合适。老汪也是第一次上雪山,对于他来说此行没有多少时间准备加上来之前又感冒,所以状态一直不好。而我也特感谢老汪这次的不好,让我有机会圆了看雪的心愿。老汪,希望还有机会一起再上雪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表哥,关键词;无

提起苏位王平,也许有很多登山人知道。他是极星.川藏队队长,而表哥就是他姐夫。

初见表哥一看就是位地道的藏族汉子,中等个,脸上特有高原肤色。穿着冲锋衣才显得与当地村民不一样。话不多,歌唱得很好。一开口说话就笑。我和一町都说这里的人都很和善,平和。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是那么朴实。表哥在拉练那天还在路上孩子般地给我们编了一个花环,我们每个人都轮流带在头上拍了照片,又让我们重温了童年的乐趣。表哥有两个女儿,小女儿叫哈塔11岁,大女儿13岁,长得都很好看。乖巧可爱,有着高原长大的孩子的那种羞涩。表嫂也是那种朴实善良的人,狂欢的那天晚上把她和表哥拉在一起唱首歌都害羞得像个孩子光笑不唱。表哥一家就在这样的小村简单快乐地生活着,多幸福的一家。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彩朗措,关键词:传奇

彩朗措只是个译音,她是表哥请来的协作。是一位有着一个孩子两次婚姻,并且吸过毒的地道的藏族妇女。这都是她告诉我们的,估计这种经历在这个小村是一种传奇了。她丝毫也不介意她的经历。正是因为她的这种经历,她可以以她的方式拉近我们的关系。彩朗措,短短两天她能记住我们大多数人的名字,能与我们一起喝酒唱歌,并且还能从我们这拿到我们心甘情愿送给她的东西。希望她在看到那些东西还能想起曾经的我们。也祝福她和表哥一家:扎西德乐!

总说想用更多的篇幅来一一描述我的队友。可是一下笔还是觉得写不出,自己心中所想总不能用语言来描绘。只有在此说谢谢同行的队友,旅途因你而精彩。

还要在此谢谢兔子和浮尘,借给我用的装备没能带上山去见证登顶的那一刻。呵呵,我不是登山的勇者。无法看到“无限风光在险峰”一览众山小的连绵群山。只有成为心中想像的那一道风景!



··

在我们得知山疯他们成功登项后还要在大本营住一晚。感谢老汪和李勇的提议,我们四人让彩朗措联系的一辆小货车,开往了黑水县冰雪天堂,达古冰川自然保护区。正是此行才有了我缺憾而又完美的奥太娜之行。

达古冰川风景区是中国最年轻的冰川,景风内有雪峰、彩林、湖泊、野生动植物。还有当年红军长征翻越的两座雪山,现在景区内还有红军桥和红军湖。由于地震影响,景区在今年才正式对外开放,开往黑水县的路状不好,五一旅游季节也不见多少游客。我们四人成了今天唯一买了门票的游客,也享受了一次VIP的待遇。

坐上观光车我们开往达古冰川索道。看样子是昨晚下了一场大雨,群山云雾袅绕,沥沥细雨点起湖水层层涟漪。还未入夏,漫山树木的不同的绿色倒映在湖泊中,由于天气原因我们没能看到湖泊中戏水的鸳鸯,也没能看到路边找食的金丝猴。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们坐览车却直上了4850米的的一号冰川观景台。到了山顶雪花飘飘,冰川已在银装素裹中,看不出本来面目,只是不远处显露隐约一角。我撒欢地走在雪地里,打着滚,欢叫着。在我小时候离开新疆,多少次梦里想着的雪景,今天终于看到。突然想自己喜欢的一句话,冰是睡着的水,那雪是不是睡醒的水呢。当远古积雪变质成形的冰川沉睡于百年,万年。而那雪花飘落带我们走进远古探古溯源?!

我们打起了雪仗,全然不顾4800米的高海拔。我和一町当然不是老汪和李勇的对手。身上、帽了里、眼镜里全是雪,就连矜持的老汪都爬在雪地里打滚。高海拔里打雪仗不是轻松的。打几下喘口气,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导游不时提醒我们。全然不管,谁让我们是来登雪山的,更何况还有一位刚登完奥太娜雪山顶的李勇。连我自己都奇怪,这比大本营还高千米的冰川雪顶,高反也不严重了。旅途真是一个奇迹,有很多意料之外的惊喜。

我们从冰川下来后,又去了一趟传说中的鸿运坡。鸿运坡是至今都无法解释古冰川遣迹。相传是红财神至此留下的红石,据导游说阿坝州一领导在此祈福,没多久就到省里当官了。我们也在此许愿,并捡了块红石,不是为了仕途路上的高升,而是希望能顺心顺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回到接待站,从大本营下撤下来的队员们也已休整好。看不出丝毫的疲惫,我没有在接待站迎接你们歉意也淡了很多。照列那天晚上又是一个狂欢夜。只可惜连日来的不适,没有吃好睡好,也不胜酒力。和每位队员“洗斯库”(译音,听达古风景区导游说是羌族语干杯的意思)也不敢再喝了。要不也开怀畅饮,对酒当歌,一年今宵何其多,有酒不饮奈明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终于可以用一个“圆”来结束这篇无章无序,条理不清,形散神散的所谓的游记。也谢谢大家能耐着性看完。旅途如人生,人生只有在一次次的试探中找到心灵的慰寄。而只有在路上才会有丰富深邃的感受,只想用自己的方式记录这些感受。希望有一天满头银发时还能翻阅回忆这点点滴滴。

还没写完,突闻道拉吉里的山难,难过了好几天才静下心来。在此愿:

逝者安息,长眠于雪山之颠,是爱山人的永恒!

希望身边的、熟悉的、不认识的爱山人,平安、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