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哈巴之行

更新:2014-7-4, 浏览:

作者:山疯

哈巴之行(一)

10月1日,队友陆续抵达丽江,本次登山活动的向导罗世诚前往丽江迎接我们。傍晚,除阿猫、小洋和郭二因要在昆明赶场看电影晚到外,其余队员在古城一起晚餐。良宵苦短,匆匆晚餐后众队友们迅速消失在灯火阑珊的古城夜色之中,据说樱花屋是大多数人的首选,因为那里流传着许多关于泡妞的传说。阿猫三人赶到丽江,已经是晚上九点。许多远近闻名的饭馆已经打烊,只好蹲在街边吃砂锅米线,郭二在隔壁又捎来了几笼杭州包子。为了表示欢迎,我做为哈巴登山队的官方代表在热情洋溢的气氛中又舍身陪吃了一锅米线。同时做为官方代表的火柴挺着突兀的肚子,拒死没有再动一下筷子。


左一是妞妞,左二是前往机场迎接我们的罗导,左三是浮尘,左四是漫山遍野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队员在丽江下榻的双龙客栈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墙壁上古老的东巴文字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古城一角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古城一角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古城一角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樱花屋的泡妞宣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殷涛同学在夜半阑珊时,独自在水边燃起了红蜡烛,默默地祝愿哈巴登山队全体队员泡妞顺利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哈巴之行(二)

10月2日,哈巴之行应该说从这一天正式开始。清晨,队员们将无数的大驮包从古城内的双龙客栈搬运到古城边上的停车场,又从停车场将这些沉重的驮包塞进大巴车里,然后再将自己塞进车内剩余的空间里,最后大巴车充实地向着哈巴之行的第一站——虎跳峡前进。

旅途永远是我休息的美好时光,车开出不久人就沉沉地睡着了。沿途拉市海的无限风光似乎和我没有多大关系,只是偶尔睁开眼睛看一眼这混沌的世界,马上又立刻沉睡过去。

车到桥头自然停,过了桥头就进入虎跳峡。每次车都要在桥头这里停一下,我们可以在这里采购一些进山所需的蔬菜等物资。菜市场、马路边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大家围着一个卖野蜂窝的小摊看了半天。据说是一种十分野十分野的野蜂,要是碰上被连蛰三针,可以当场毙命。于是,大家开始纷纷回忆起小时候被蜂蜇的情景。是活的,妞妞尖叫起来,大家于是忙低了头看,果然看见白白胖胖蜂蛹的头一伸一伸的。

虎跳峡——一个多么神奇的名字。高山、峡谷、马帮、驼铃。。。。。。这一切似乎都在我们的记忆中渐渐远去了,而充斥我们眼睛的是漫天的尘土、推土机、卡车和来往穿梭的游人。

虎跳峡如今变成了一个尘土飞扬的施工现场,我们的全体队员变成了搬运工。因为施工,因为塌方,我们的大驮包也被从一辆车上搬到另一辆车上,经过四次这样的搬运,我们最终穿越了虎跳峡,来到了哈巴村。

我们的登山队进入村子不久,村民很快就发现这不是一支共产党的队伍。地里的包谷被掰了、向日葵被摘了,树上的苹果、梨子被打了,院子里的土鸡被抓了。。。。。。香域、漫山遍野手里拿着包谷、嘴里啃着苹果爽朗的大笑着,老乡们默默地站在屋檐下眼里满含了泪水......

桥头路边摆卖的蜂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桥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桥头的菜市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们在山上吃的蔬菜就从这里采购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已变成工地的虎跳峡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大家就在尘土飞扬中上路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著名的虎跳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道路不通,大家不停地要下车倒腾装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孙哥指挥大家一起合唱团结就是力量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不知名的野花,开的花很像是人的头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的客栈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依稀还能看到原来的影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哈巴村老乡家的向日葵, 没多久就只剩下空壳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路途中的午餐,大家的战斗力不小心就暴露了,两个协作都很惊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抵达哈巴村后,郭二勤劳的身影,自从雷锋同志牺牲后,这样的同志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了。。。

车终于开进了哈巴村,向导罗世诚的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还没等行李全部卸完,小洋等一帮好奇份子已经开始翻墙头爬屋顶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记得刚进村的时候罗导家里还是有一些收成的,树上也是挂了许多果实的,但经郭二、香域、漫山遍野等人扫荡后,好像已经所剩无几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水磨房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前往吃饭地点的途中所看到的景色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哈巴村的罗氏酒吧,也是我们吃饭的地方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炉台上摆满了扫荡来的玉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哈巴之行(三)

10月3日,我们的队伍要进山了,哈巴村的乡亲们奔走相告,纷纷将家里的马和骡子都牵了出来,甚至还有驴。为了能让我们尽快骑马上路,很多村民自发的将家里嫁女儿用的毯子拿出来垫在马鞍子上,以便客人们金贵的屁股在颠簸的途中能够少受煎熬。

马队十分庞大,自茶马古道时代以后,村里就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马帮了。我们的队员平均一人两匹马,一匹给人骑,一匹驼东西,基本上可以做到骑一匹牵一匹,豪华配置。

大部分队员都很快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马或骡子,只剩下了昆山老虎还在马群里徜徉。我作为登山队的官方代表,一名共产党员,耐心地向广大无辜群众进行了说服和解释工作,认真听取了各方群众的意见后诚恳地提出了我们的看法:老虎同学虽然身形敦厚,其实体态轻浮,看似肥硕,其实虚瘦,仅多穿了几套A货衣服而已。经过动员,终于有一位深明大义的群众挺身而出,愤然将自家的骡子让与昆山老虎。这时,穿着紧身衣裤的火柴捂着脸窃笑着骑马从我身边走过,只见可怜的马儿嘴里大口喘着粗气。

出发不久,天空就飘起了雨,山里的雾气也越来越浓了。田埂、松林、草甸、牧场。。。一幕幕风景不时从弥漫的云雾中浮现,叮叮咚咚的驼铃声悠悠远远的在山谷中飘荡。人的思绪变得朦胧起来,眼前的一切仿佛并不陌生,都好像似曾相识一样。间或休息的时候,大家就聚在一起喝水、聊天、吃东西,阿猫的迷你音响声音开的很大,喇叭里不停飞出激昂的励志歌曲,让人情不自禁想引吭高歌,但终究没有那份魄力和胆量,只有远离人群低声吟唱。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自我要求过高,个人的唱功暂时还未达到能够在旷野中原声独唱的标准。

在纷飞清凉的雨中我们来到了兰花坪,海拔3700米,一个美丽的地方,是我们当晚的宿营地。营地刚刚建好,队员们尚未来得及欣赏一下周围的风景,雨就下大了,大家都急忙躲进了帐篷。

收拾完装备,斜靠在帐篷里,听着雨点落在篷布上的声音,望着帐篷外漫天的云雾,心里涌出无比的惬意,美滋滋的让人醉了。


晚饭是马夫们在放牧的牛棚子里有木材烧出来的,一锅炖,有菜有肉有饭。牛棚子里比较背风,柴火又湿,烟呛的人睁不开眼。此时饥肠辘辘也管不了许多,掏出大碗,眼泪汪汪稀里呼噜吃了两大碗,然后又蹲在牛棚子里眼泪汪汪的烤干了衣服。

吃完饭大家都各自回到帐篷,每个帐篷不时传出嬉笑交谈的声音。随着夜色渐深,各个帐篷渐渐没了声音,但浮尘同学的笑声一直到深夜还在寂静漆黑的山谷里回荡。

半夜出得帐篷,黑暗中突闻一声:天上的星星真多啊!抬头一看,果然繁星满天。原来是红富士同学深更半夜独自一人立于草地之上在深情地眺望茫茫苍穹,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我应声道,哈巴雪山的夜空一向都是这么美。话音刚落四处响起应和之声,原来今晚是一个不眠之夜。


队员们出发前在村口合影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巨兆集团全体荣誉员工在哈巴村口亲切合影留念,立志要让巨兆的旗帜一直飘扬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队员很快就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座驾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殷涛同学满怀信心的向父老乡亲们挥手告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飞鹰同学骑上驴,英姿飒爽地准备出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火柴同学穿着紧身衣裤躲在阿猫身后心里一阵窃喜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们的马帮从彝族人的村寨中穿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翻上山脊眼前变成视野开阔的牧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休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昆山老虎同学的马也乘机躺下来休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在雨中继续上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一路上不时会出现阳光普照的情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泥泞的山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终于到达了我们的宿营地——兰花坪,这里雾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漫和李玮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外面下起了雨,昆山老虎和老孙躲在帐篷里分享从老乡家地里掰来的玉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昆山老虎和笨牛躲在帐篷里分享从老乡家地里掰来的玉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达到兰花坪后, 大伙分配好帐篷,就立刻忙碌起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分工协作,很快一朵朵蘑菇就在营地的雨雾中绽放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郭二同志强忍着饥饿,冒着风雨,不顾高反的威胁,积极指挥大家安营扎寨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按五行阵排列的营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营地全景图(阿猫工作室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哈巴之行(四)


10月4日,清晨,雨停了,阳光照在了我们的营地,四周松柏林林、云海茫茫。雪山之上依然是浓云覆盖,遮罩在山顶上的浓云不时变幻着形状,昆山老虎端着相机对着顶峰不停拍着,嘴里还在数着,一只乌龟、二只乌龟、三只乌龟。。。。。。队员们也都趁着早饭前的一点点时间不停地在抓拍着瞬息变化的云海和金色阳光照耀下的牧场。

兰花坪的风景是美丽的,我曾经试图用多一些的文字来描述兰花坪的美,但总是词不达意,也许只有风清扬这样的骚人能够做到,我还是将当时的感动存放在心里,留待以后一个人独自消受。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兰花坪有多美,你就自己来亲眼看看吧,我无法告诉你。

吃罢早餐我们就出发了,从海拔3700米的兰花坪到4200米的大本营,全程18公里。我们首先进入了杜鹃林,杜鹃花属于灌木,但这里的杜鹃都长成了参天大树,可以想象这些杜鹃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雨,春暖花开的季节这里的景象将会是何等壮丽。

18公里,18惊艳。灵秀、壮阔、俊美、震撼的景色一个接着一个。这一路的风景应该说是我们这次行程中最为精彩的。

经过杜鹃林的攀升,队伍很快拉开了距离。昆山老虎、笨牛、殷涛和老孙等几位老哥突然来了状态,雄赳赳气昂昂的越走越快。红富士、香域和来自西安的刘剑、李玮也渐渐赶了上去。阿猫迈着缓慢而稳健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走着,身后跟随着不离不弃的小洋和郭二。浮尘豁然间发现了自已,原来阿猫是最适合他的,从此无怨无悔铁了心地跟着阿猫。猫进尘进,猫退尘退,誓与阿猫共进退。

飞鹰和小漫也属于阿猫方阵,飞鹰是第一次登雪山,走的十分小心和谨慎。一路上神情肃穆,随时在关注自己的身体状态。小漫显然经验更为丰富,一路说笑轻松许多。

我和妞妞走在队伍的最后,妞妞话多已经是哈巴村里家喻户晓的事情。我不知道大家都行色匆匆的朝前赶路,以至于我和妞妞几次试图接近队尾又被快速甩下是不是和妞妞的话多有直接的联系。总之,当时我有些高反的脑海中时刻回荡着妞妞那还算悦耳的声音。直到今天,当我坐在写字台前回想当时的情景,妞妞那对性感而又疲劳强度极高的嘴唇总是快速开合着在我的眼前浮现。

18公里,对于妞妞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快接近大本营的时候妞妞的体力也快接近极限,妞妞在顽强地坚持着,但好像说话对于妞妞来说永远不用考虑意志或者毅力方面的问题。我一直闷头走在妞妞的前面,当我听不到妞妞声音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应该听下来休息一会儿了。很快,当连珠炮似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不用商量,我知道可以上路了。

从海拔3700米到海边4200米,海拔上升虽然不高,但18公里的路程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不能说是轻松的。4200米的营地全体队员住在一顶大军用帐篷里,吃过晚饭,分发完装备,大家就早早的睡下了。养精蓄锐,为了明天的冲顶。

10月4日清晨,兰花坪营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笼罩在山顶的这只乌龟不知道是昆山老虎念叨的第几只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们的营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兰花坪的牛棚子,也是我们吃饭的地方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点点黄色的帐篷为兰花坪增色不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早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营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出发前队员们纷纷合影留念,左起浮尘,昆山老虎,大家猜猜这两位兄弟谁较为年长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父女俩儿,左起浮尘,妞妞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兄妹俩儿,左起妞妞,郭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一家亲,左起浮尘、飞鹰、火柴、殷涛、老孙、笨牛、昆山老虎、香域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哈巴三姐妹,左起小漫(漫山遍野)、妞妞、红富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要出发了,浮尘同学的神情又变得凝重起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出发前天气又变得阴沉,四处白茫茫一片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西安红人,左起李玮、刘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从兰花坪到大本营,海拔从3700米到4200米,行程18公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休息,妞妞突然大叫:猫哥,你瞧,天上有一只鸟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香域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红富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老孙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飞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休息的时候也不闲着,老孙在四处抓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漫,标准的伊斯兰妇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痞子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前锋四人组,杜鹃林中休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阿猫方阵全体队员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经过的湿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溯溪而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日渐晌午,走得大家人困马乏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一路跋涉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那片海——黑海子,因其水色黑而闻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大家迫不及待地向那片海奔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著名脱星——刘剑向在场的父老乡亲展示其骄人身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在黑海子简单休息后,队员们有继续上路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又来到了另一片海,据向导说叫小黄海子,大黄海子在更高的海拔上,不在我们这次的路线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经过小黄海子后,我们又要翻越另外一个垭口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随着海拔的升高大家的体能消耗越来越大,妞妞为了能够跟上大家用自己独创的步伐在坚强的走着,抬右手迈右腿,再抬左手迈左腿,好像民间有一种说法将这种步伐叫做顺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上到高处,回身看来时的路上高山海子一个接着一个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妞妞终于翻上了垭口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站在垭口我们可以看到另一处海子和远处起伏的群山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笨牛同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从照片可以看出那一天走的是如何辛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但身边的风景依然如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传统大本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5405.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天色渐晚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5408.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每次看到阿猫和小洋执着的身影,都会被他们感动的热泪盈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5409.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5410.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终于在天黑前翻上了最后一个垭口,我们的营地就在下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0350.jpg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