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雪宝顶登山日记(山疯)

更新:2014-7-4, 浏览:

05年和玛吉阿米一起攀登雪宝顶,选择的是西壁路线,后来因为连续的降雨和降雪,没有走到C1就放弃了。时隔6年,再次来到雪宝顶,26名队员,经过大本营适应,C1适应,骆驼背翻越,无限接近顶峰,最后依然选择放弃攀登,全体队员安全下撤。雪山的攀登和平日的登山不同,似乎每次都要在登顶和放弃间纠结,运气好的时候登顶了,运气不好的时候就要选择放弃。但这种纠结似乎从来没有降低我们对攀登的热情,相反,这种纠结让我们更加执着。这些年来,不断地有新的朋友加入进来,和我们一起在登顶和放弃间纠结,纠结的人群在一年一年的增加。

这次的准备可以说十分充分,火柴和船长提前到达成都,为这次行程提前办理进山手续并采购了全部的物资。

4月26日全体队员到达成都。4月27日乘车到达岷江乡,然后又在这里换成四辆小四轮直抵这次攀登活动的起点——麻风村。麻风村总体来说这几年变化不大,只是房子看上去都翻新了,但给人的感觉依然是山清水秀。



从岷江乡到麻风村的路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大块头吃完晚饭在向导克波牙家旁边的喇嘛庙转经轮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向导克波牙家旁边的喇嘛庙,从这里可以看到雪宝顶的主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4月28日早上起来,大家的状态都不错,在克波牙家里吃了早餐。出发前,队员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旗子拍照,场面十分热闹。由于队员多,物资也多,昨天订好的18匹马不够用,临时又增加了两匹,浩浩荡荡的队伍就这么出发了。

今天的天气不错,队员们的兴致也很高。开始是走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上升比较快。渐渐的开始有了一片片的牧场,从原始森林里钻出来,视野开阔,环绕的雪山,配上湛蓝的天空和白云朵朵,让人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每次看到这样的景色都有一种回归的感觉,似乎很久以前自己一定是属于这里的,如今却迷失在了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找不到自己来时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觉得是那么的亲切。

走在队伍后面的小席和小昕,是一对情侣,一路上相互照顾,不紧不慢的走着。据说两人曾经一起走过墨脱,他们的经历让很多人羡慕,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徒步一起登山,确实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

过了喇嘛庙遗址,视野变得开阔,心胸也跟着开阔起来,从前面队伍中不时传来的歌声就能感受的到,当然听的最真切的还要算是老船长的兰花花,这是他的经典曲目。他的装扮,或者说他的相貌就是为这首歌而生的。



在麻风村等待出发的笨牛(左)和闲人(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还有老船长(左)和老孙(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出发前的万国旗留念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第一次登雪山的飞翔,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摄影爱好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火柴(左)和小席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雪宝顶的著名向导克波牙,总是记成磕破牙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休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昕、小席和火柴一起开心的吃西瓜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你瞧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喇嘛庙遗址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经过的一片枯树林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席(左)和小昕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过了喇嘛庙之后的这段路还是让大家走的比较辛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接下来的路程似乎有一点漫长,嘹亮的歌声渐渐消失了,蓝天白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了。天空中开始布满了阴云,透着凉意的风刮了起来。好在这一段路并不是十分的长,转过一处山脚我们就来到了大本营,海拔4200米。

为了能让大家在大本营休息的舒适一点,我们安排三名队员一顶高山帐。另外,我们又租了两顶大帐篷,一顶用来做饭,一顶用来吃饭,同时还配备了两名高山厨师。

皮带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做为地道的四川人,自然要给大家露一小手,晚餐上的那道回锅肉做的还真是有声有色。由于需求较大,个别队员因为动手稍慢,没能品尝到肉,只能就着尖椒下饭,竟然也吃得有滋有味。



转过山脚就到大本营了,雪宝顶已经清晰可见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们的大本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一群老山友,一起登山已经很多次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昕(左)和小席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提前一天上C1的A组队员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4月29日,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雪宝顶的主峰清晰可见。我们根据队员对高海拔适应的快慢情况,将队员分成了A、B两组。可以看出,A组队员多为有过高海拔攀登经验的队员,B组则多为第一次攀登雪山的队员。高海拔适应固然和个人的体质有关,但海拔的快速上升,途中的节奏把握,个人的情绪控制,以及到达营地后的调整也会对个人的适应产生很大影响,所以高海拔的攀登经验对于个人来说也很重要。

A组队员今天要进驻C1营地,海拔4800米。吃过高山厨师为我们准备的早餐,我们就整装出发了。今天的路线因为要经过有落石的碎石坡和较陡的雪坡,因此队员们出发时就穿戴好了技术装备,带上了头盔。

大禹是本次攀登活动的领队之一,火柴的同学。虽然年纪不大,但登山经验丰富、攀登技术出色。两天的攀登都是由他在队前控制攀登节奏,大家普遍感觉走的非常舒服,对他信赖有加。

我知道在前往C1的途中有一些墓碑,是人们为了纪念以前的登山遇难者留下的。我们没有刻意的去寻找这些墓碑,也没有刻意去碑前祭拜。我们知道,他们和我们一样热爱雪山,他们留在了他们自己所热爱的地方。如今,我们还在延续着和他们当年同样的激情,我们用我们的执着和坚持向他们致敬。我相信,只有安全和理智的攀登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出发后,队员沿着碎石坡向上攀登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们的向导和协作在途中休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武汉地质大学的小马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途中休息,可以看到天气已经变化,下起了雪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队员们在通过雪崩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在雪坡上休息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皮带(左)和大块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顺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皮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皮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最后这段雪坡大家登的十分辛苦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昆山老虎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攀登中的红富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红富士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老孙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笨牛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笨牛(左)、火柴和向导达拉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火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雪坡变得越来越陡,其中还有几处雪崩区,队员们攀登起来也开始感到有些吃力。看得出来今年的雪很大,以往在传统C1营地以下是很少有雪的。我们这次攀登的C1营地设在了海拔4800米,传统的C1营地是在山脊上,海拔5100米,风很大,而且一般情况下只能设三顶高山帐篷。相比较来看,这次的C1更有利于队员的调整和休息。

A组一共有10名队员,3名领队和3名向导,共16个人,要在C1搭建五顶三人的高山帐和一顶双人帐。这次的C1建在一个相对平缓的雪坡上,平缓只是相对而言,要搭建帐篷,还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将雪坡平整出来。当天到达C1的时候,天气像例牌一样变了,又是风又是雪。大家伙为了能够早点钻进帐篷,费力地平整着雪坡,在大风中艰难的将所有帐篷搭建起来。

按照组织的安排,我、顺子、红富士三人共用一顶帐篷,火柴原本想和我们一起挤一挤,但又怕自己半夜打呼噜吓着顺子和红富士,最后还是自己去搭了一顶两人帐。大块头似乎对这样的安排不是十分满意,频繁的隔着帐篷伸着脖子向我们问候,还要不时询问我们在做些什么,如果得不到满意答复,这样的询问就会被不停地重复着。我不清楚这样的举动算不算高原反应,总之和他平常的举止不太一样。

建在雪坡上的C1营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钻出帐篷拍照的顺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温暖(左)和大块头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都闷头在各自的帐篷里烧水做饭,我们三个人在饭前饶有兴趣的发扬巧妇能为无米之炊的精神,因陋就简,竟然煲了一锅苹果糖水,很有点小资的味道。吃过晚饭挨着个帐篷转了一圈,每个人都测了一下血氧含量,看上去大家状态都还不错,火柴正在忙着烧水,单单漏了他没有测。

晚上快10点钟,许多队员要休息了,爬出帐篷再巡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最后走到火柴的帐篷,喊了两声,没人搭腔,外帐的拉练完全拉开着,帐门布被风吹的哗哗直响,帐篷里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动静。心想,这个臭小子,深更半夜的,周围都是悬崖,跑到哪里去了?

带着头灯伸头向帐篷里一看,只见火柴蜷缩在帐篷的一角,人一动不动,脸上还扣着墨镜。于是爬进帐篷,连推带摇还是没有反应,感觉他的呼吸十分的微弱。想给他测一下血氧含量,但他的两手攥着拳头,费了半天的劲才看到读数。血氧含量39,非常危险的指数,估计是海拔上升过快,加上疲劳,急性脑水肿发作了。

为了不惊醒其他队员,只是将大禹叫了过来,两个人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将180斤的火柴推着坐起来。嘴巴子也扇了,掏心拳也打了,没有辣椒水,白开水也灌下去了,就差没有老虎凳了。总之是法西斯用来对付共产党员的招数都用遍了,就是不见有任何反应。要是人清醒,也算是一条好汉了。

折磨到半夜,仍然没有看到呼吸加强、血氧回升的迹象。实在没招了,事不宜迟,立刻通知麻风村的克波牙连夜骑快马赶到大本营接应,C1营地的三位向导和大禹一起连夜将火柴运送回大本营,我站在营地外的雪地上望着大禹他们披星戴月的拖着火柴下山去了。直到凌晨3点多钟,对讲机传来了大本营行云流水的声音,火柴已经安全抵达大本营,神志已经恢复,待稍事休息后继续下撤麻风村。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4月30日,原本是A组冲顶的日子,由于临时的变化,改为队员们留在C1调整一天。这一天的天气出奇的好,队员们直到太阳晒到帐篷才纷纷起来烧水做饭。温暖不知用什么办法烧了一锅牛奶,大声的在营地里一边吆喝一边推销。许多队员纷纷响应,我的肠胃一直对牛奶比较感冒,这会儿又是在高山上,还是没有敢去尝试。

按照计划今天B组队员上C1,A组队员登顶后撤回大本营,将C1营地留给B组队员。由于临时的变化,今天A组和B组的队员要同时住在C1,因此要在雪坡上再搭建几顶帐篷。

吃完早饭,天气也不错,在这陡峭的雪坡上也实在没有什么更多的娱乐活动。于是召集几位格外游手好闲的队员,一起用冰镐在雪坡上为B组队员挖出几个平台来,方便他们搭建帐篷。

昨天在风雪之中搭建帐篷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向导说在哪里挖我们就在哪里挖,很快平台就挖出来了。今天没有向导选址,才发现原来这个选址工作技术含量很高。要在雪坡上搭建帐篷,选址一定要正确,必须事先对雪坡进行仔细的观察判断,并对雪层结构进行探测,否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平台挖了一半,才发现剩下部分的雪层下面都是岩石,根本无法平整,只能是白费功夫。当然这都是我和笨牛、皮带这一小组用惨痛经验换来的教训。平台挖了一半,然后和石头较了半天劲,最后只好重新选址重头再挖,刚才的那大半块平地被无奈的改为临时公共厕所。

老常是个聪明人,遇事先动脑再动手。再加上温暖这台性价比极高的挖掘机和擅长宣传工作的大块头,挖建平台的工作做的有声有色,平台挖的又大又平,边缘处还经过了修饰,不知道B组的队员睡在上面有没有感觉到这点,这两块平地后来搭建的应该是行云和闲人他们的帐篷。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磨牙、聊天、晒太阳,等候B组队员的到来。下午三点以后,天气依然晴朗,可以说是风和日丽。就在大家望眼欲穿的时候,B组的队员由远及近,排着整齐的队伍,迈着缓慢的步伐,徐徐的从雪坡下向我们走来。A组队员纷纷钻出帐篷,用嘹亮的歌声、热烈的掌声、连续按动快门的咔咔声欢迎他们的到来。

B组队员缓缓的向我们走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田云艾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飞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飞翔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行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天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村长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莴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闲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船长(左)和向导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小昕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何处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旺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由于B组队员的到来,C1营地热闹很多,烧水做法,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期间不时传来老船长的爽朗笑声。临睡前,为每个队员测了血氧,大部分队员在70%以上,个别队员在60%左右,基本上都算正常。

晚上和行云、船长就第二天冲顶的安排进行了讨论,最后决定还是将队员按照适应的状态分为A|、B两组。A组由行云带队,加上三名向导。我和船长带B组,另外再配两名向导。这样的安排主要是考虑到翻上山脊,过了骆驼背以后,登顶之前的冰雪坡和亮冰区需要采用集体结组交替攀登的方式才能通过,A组由两名实力较强的向导负责修路,行云和另一名向导协助队员结组行进。B组由我和船长负责修路,另外两名向导协助队员结组行进,这样安排的话两个组的队员都有机会尝试冲顶。随后我们又和几名向导就明天登顶的具体细节进行了沟通,确保各个环节能够顺利实施。

5月1日,凌晨四点,全体队员都被叫醒,穿衣服、烧水、做早餐,一刻没有迟疑。六点钟队员穿戴好技术装备,开始纷纷钻出帐篷。风还在继续刮着,天空布满了阴云。

出发前老船长为每个队员测了血氧,根据大家的状态我们最后确认了A、B两组的队员,两名适应状态不好的队员留了下来。按照事先的计划,A组队员提前出发,随后B组队员也出发了。

由于今年的雪大,黑色通道这段路程我们走的很慢,而且这一段线路全程拉了路绳。向导在前边修路,队员在后面缓慢的跟着。这时的风很大,气温比较低,能见度也不高,看不清周围的景物,大家只能调整呼吸,一步一步的闷头向上攀登。

用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才翻上山脊,来到传统C1的位置,这时的风更大了,难得的是云层在这时短暂的开了一道缝,顶峰清晰可见。我们以为天气会就此转好,但没想到这个好天气短暂到只够大家对着顶峰按一下快门的时间,随即四周又被浓浓的雾气笼罩。

骆驼背一段因为雪大,修路进行的十分缓慢,B组队员已经在传统C1的位置等待了很久,A组的队员还未通过骆驼背。

出发前准备了500米路绳,两根60米的主绳和两根60米的附绳。如果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些路绳已经足够了,但因为今年的雪大,路线的难度增加,许多以往不用保护的路段也架设了路绳。同时也因为两组队员合并同一天攀登,路线绳过早的就用完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A组队员开始翻越骆驼背。由于时间关系,B组队员不再继续攀登,开始下撤。此时全部的路绳已经用完,我们必须等待B组队员全部下撤后将山脊上的部分路绳拆除,然后再用于A组继续向上攀登,这样我们的攀登速度就大大减慢了。下午1点,A组队员全部翻越了骆驼背,集体在骆驼背到冰雪坡之间的山崖下等待着,后面的路绳还没有传递上来,向导不时用当地话向后面的协作喊着话,时而云散开一些,我们可以看到冰雪山脊上的亮冰区,似乎比往年面积大了很多。

天气还在继续恶化,我们的路绳还没有传递上来,已经是下午1点半钟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登顶的希望似乎要比时间流逝的更快。即使我们此时立刻开始攀登,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到达顶峰还需要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然后还要从亮冰区下撤,重新翻越骆驼背,同时队员还要保持充足的体能通过陡峭的山脊,并返回C1,甚至还要继续下撤至大本营。可此时队员们已经连续攀登了7个小时,登顶后如果连夜翻越骆驼背,风险将会更大。

我已经无数次面对这样的时刻,但我还是不能平静地说出放弃的决定。虽然我比任何一位队员都清醒的知道登顶的过程比登顶更加重要,可是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于我来说还是非常的痛苦。我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面对如此壮美的峰顶,面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雪,面对已经筋疲力尽的体能,放弃攀登——这句让我无比愤怒的话必须由我的口中说出。

望着队员们下撤时坚定的背影,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知道其实大家此时的心情和我一样久久无法平静。如果我们出发早一点,如果我们的路线绳准备的再多一点,如果没有碰到恶劣的天气,如果一切从头再来,我相信我们的很多队员都有登顶的实力。

为了登顶,我们一起走进稀薄空气,忍受剧烈的心跳、呼吸困难、头痛欲裂和彻夜的失眠,甚至面对可能危及生命的高原反应。为了能够上的更高,我们相互鼓励,我们用缓慢的节奏攀登,我们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是,现实就在眼前,没有如果,我们必须下撤,这就是登山,这就是一名登山者时常要面对的选择。也许你今后从此不再登山,但我相信,此刻的选择一定会让你终生难忘。

下撤的过程中,天气继续恶化,队员们在C1没有做过多停留,撤营后就陆续下撤大本营。当我们最后几个人离开C1营地不久,漫天的风雪逐渐变成了冰雹,虽然我们都穿着羽绒服,背着背囊,但大拇指盖大小的冰雹打在身上还是感觉非常的痛。闪电雷鸣接踵而来,一个个闪电打在我们身旁不远的地方,我们走在这空旷而陡峭的雪坡上,实在无处可躲,只有不断地下撤,希望能够尽早将这段艰苦的路线走完,部分队员此时已经明显出现体力透支现象。谢天谢地,赶在天黑前,全体队员都安全地撤回了大本营。

当夜下了一晚上的大雪,5月2日早上出得帐篷,周围一片银装素裹,望着这白茫茫的世界,我知道我们的这次攀登实际已经结束了,和每次登山时的感觉一样,还没有出山我已经开始怀念在山里的日子了。

在此日记结束之时,作为领队我向每一位队员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理解和理智而表示感谢,同时也为每一个队员在这些天里的卓越表现而感到骄傲。


5月1日凌晨,C1营地,海拔4800米,队员们正在等待出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A组的队员出发了,缓慢的通过黑色通道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随即B组的队员也出发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B组队员通过黑色通道后,在传统C1的位置等待前方A组的队员翻越山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A组队员在翻越山脊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转瞬即逝的雪宝顶顶峰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翻越骆驼背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5月2日,下了一夜的大雪,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我们就下撤返回麻风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麻风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